南京德云社生生死死随人愿-Dream呓语

生生死死随人愿-Dream呓语
(电影《黄金时代》宣传曲)

(萧红小照)
第一次正正经经的严肃的阅读萧红的文字,选择的是她这本最经典的,由鲁迅先生作序的《生死场》。这是一部中篇小说,寥寥一百来页,坐在图书馆里花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可以读完。但是我却没有办法用“这是一个女孩子爱上诱奸犯的故事”“这是一个青年人不顾一切去追求梦想的故事”等等这样的句式去归纳这本小说。因为这本小说不像小说,它没有主人公,没有在很具体的讲一件事,没有故事所谓的开端高潮结尾,它一章套着一章,好像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毫无章法可言。就像萧红自己说的:
小说有一定的写法,一定要具备某种东西,一定要学得像巴尔扎克或契诃夫的作品那样。我不相信这一套。有各式各样的作者,有各式各样的小说。
所以我想把它定义为,由碎片组成的小说,而恰巧,它的作者也是一个曾经被撕为碎片的人。
这本书让我看到了人的轻贱。
刚一翻开,我就被作者的文字震惊到了。她的第一位女性角色叫麻面婆,因为她长了一张带有麻痕的脸。不仅名字低俗卑贱,而且对她的动作神态的描写运用了大量的比喻,把她比成各种畜生:
让麻面婆说话,就像让猪说话一样,也许她喉咙组织法和猪相同黑神目泷,她总是发着猪声
于是像狗在柴堆上耍得疲乏了
麻面婆是一只母熊了!母熊带着草类进洞
进一步,她让我看得到不止是人舒阅网,更是女人,女人的轻贱。
印象最深的有如下几个片段:
第一个是王婆,王婆因为儿子被抓走了,一时情急就服了毒,没有人去救她,她的丈夫赵三没有任何悲痛,反而催着赶快钉上棺材板,巴不得她快些死掉。人们就在王婆挣扎着生的边缘上,吃饭喝酒,一点也不恐惧。
长时间死的恐怖,人们不感到恐怖。
但要我哑然的是,就在王婆活动着想要起来时,赵三居然一扁担狠砸在她腰间,理由是陈善有,不能让她借尸还魂。韩惠淑呵,真是个绝妙的理由。可就在他们要钉上棺材板的时候,王婆要喝水,她活了。

(汤唯饰演萧红)
第二个是月英,作者对月英的描写很少很少,甚至刚出场就死了谢馨仪,但是却是让我印象最深,震撼最大的,直到现在,我的脑子里也有一幅画面久久挥之不去:月英瘫痪的身子被砖头依着,就那么淹在自己生了蛆虫的排泄物里等死。
她的眼睛,白眼珠完全变绿,整齐的一排前齿也完全变绿,她的头发烧焦了似的,紧贴住头皮罗明珠猝逝。她像一头患病的猫儿,孤独而无望。
可是,她的丈夫可还记得,她曾是打渔村最美丽的女人啊,她曾有一双多情的眼睛,让人接触到就“好比落到绵绒中那样愉快和温暖。”。可她一患病啊,丈夫起先还请神拜佛,后来烦了,索性不理她了,把被子也夺走了,只顾自己吃饭睡觉。就像“一个人和一只鬼生活在一起”。月英的出现,好像是萧红在刻意提醒我们南京德云社,在生死场里,生是折磨,死是解脱。
第三个是金枝,金枝未婚先孕,有了成业的孩子,母亲责骂她坏了清白之身。看到这儿时,我好怕,怕金枝和成业会上演《被爱情遗忘的角落》里存妮和小豹的爱情悲剧赵棋荣。不过还好,他两个结婚了。我以为这会是《生死场》里唯一的慰藉,可是我错了。在成业屡次强暴金枝的时候,在他愤怒地摔死自己女儿的那一刻,我明白了,在窘迫的生计面前玛丽马汀,哪有什么爱情。
然而更让我寒心的,是金枝的母亲。她在金枝怀了成业的孩子时,跟她讲清白,让她要懂得自重。又在金枝迫不得已去城里做缝婆(名为帮人缝衣服,实为性工作者)回来哭诉时,她贪婪的眸子又只盯着票子不放黎美娴近照,反而催她赶快回去再多赚一点钱要紧。是啊,在生与死面前,身体的肮脏又算得了什么?在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很简单,不择手段的活着就好,毕竟那是一个“一株草也要超过人的价值”的社会。

(宋佳饰演萧红)
《生死场》里写女人写的最直接最残忍的一章,我记得最清楚,叫“刑罚的日子”。整个一章,都是在讲女人生产的。作者用极其细腻极其露骨的笔墨去描写调教多夫,让人触目惊心。她把生产这件事定义为“刑罚”。在这本书里,我完全感觉不到“女儿是水做的”,萧红写女人,是血淋淋的、赤裸裸的,看不到美好。更甚的是,她写人生产的同时还要夹杂上动物:“牛或是马在不知不觉中忙着在栽培自己的痛苦”“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
萧红总是把人和动物相提并论,拼命要让读者看到人的卑微,女人的卑微女校怪谈。在那个吃人的社会,通过萧红的笔,透过王婆,金枝,月英,让我们看到,所谓女人,不过是男人泄欲的工具,是生殖后代的机器。更让我吃惊的是,萧红,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子,竟如此诚实,如此勇敢地在那个暗如黑夜的社会不留一丝缝隙的讲出农村人民生活的现状。难怪鲁迅先生说她,对贫苦的理解已经力透纸背。
这是一本控诉的书,控诉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迫,这也是一本呐喊的书,她要为劳苦人民发声,她要给他们“坚强和挣扎的力气”林达华。 萧红在谈鲁迅小说的时候,说鲁迅比他的人物高,但萧红说自己的时候,说她的人物比她高。我以为不然,纵观萧红的一生,即使短暂金马岛战役,但她一直在努力挣扎,是,她曾向男人妥协,她也曾屡遭抛弃、家暴,但她还是坚强的在贫穷,饥饿与伤痛中活了下来,她要向死而生。
鲁迅先生的大加赞赏鹰刀传说,萧红当之无愧!
(据说先生逢人便推荐生死场)

(萧红萧军与鲁迅,电影《黄金时代》剧照)
我敬佩她,也为她悲哀。
她最害怕,她死后,她作品无人去看,而她的绯闻将永久流传。然而,如今,这怕是成了事实了吧。

(萧红与萧军)

(萧红与端木蕻良)
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杨菊芬,…身先死,不甘,不甘……
(萧红遗言,半部红楼,应为其未完成的《马伯乐》)
现下,我们多读一点萧红的文章,也算是慰藉了这位民国才女了吧。
祝大家小年夜快乐~

一点拙见,感谢翻阅
多歧为贵,不取苟同
如可寓目,欢迎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