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金陵神学院第三章 【原创】妖女迷行同人:Mark-亿万同人

第三章 【原创】妖女迷行同人:Mark-亿万同人

第三章(上) Lauren Lewis
My name is Lauren Lewis,Light的领袖。世界上存在许多拥有超自然能力的人,被称之为Fae,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员,这也使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小我就跟别人不一样,长时间盯着一件东西可以移动它或者分解它们,有一次因为能力控制不当差点毁掉了我们住的房子。为了不被邻居发现,用搬家做借口我们也再一次来到属于Light的领地。来到这里,发生了很多事。
小时候,不懂The Ash代表着什么,但爸爸被称为“Ash”,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领袖。
当初为了我的安全远离了这里,回来时也恢复了身份。后面发生了一些事情,而我是Lewis家族的唯一幸存者,自然而然我成为了继承人,成为了Light的领袖。无论我多不乐意,我身上已经背负了保护Light的重大责任,它不允许我做任何的退缩。
我早已习惯这里条条框框的制度,从小到大,我被教会处理Light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因为我的爱好我也学会运用科学来研究处理关于Fae的遇到的一些问题。
每个Fae都有自己的掩护身份,我是一个医生,这也是我最热衷的职业。与我们对立的是Dark,两个阵营之中也存在着一些条约,除了未归派的新Fae所带来的问题,在其他事情上互不干涉,其中一条也包括着不能伤害人类。
我是医生,这也是我的责职。
浅木色的大理石瓷砖,灰白色的墙面官场迷情,这确实不像一个领袖所拥有的房间。没有奢华大气的家具,只有简约的陈设,墙边放着一张再简单不过的床铺麻仓好,床的对面横挂着一幅油画,墙角棕红色的书橱虽然没有华丽的修饰,也附带了时间刻画在上面的痕迹,但书橱的表面甚至一些夹缝处都一尘不染。里面摆放了许多书籍,每一本书也被分类,规律地排放着。
书橱和衣橱相连着,各种款式的衬衫整齐摆放,找不出一点褶皱。
窗户旁边有一只散发着淡淡檀木香的桌子,桌面上的摆放的东西整齐划一,从这些细节中也可以看出Lauren是一个沉稳细心的人。
桌上除了一些日常用品和一本夹着枫叶书签的书外,还有一个精雕细刻的香薰炉,炉子没有一点磨损痕迹,可以清晰地看到下方刻有“Lo”的字眼。
天花板悬挂的吊灯没有发挥到它的功能,窗外的月光投射进来,并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只有香薰炉里面点燃的蜡烛发出一点微弱的光亮,若隐若现,为房间增加一点亮度中西翔。
站在门外许久的Abby仿佛一只迷途羔羊,左右不定,不知道该如何作出决定。在尝试转动门把手的时候,更加犹豫不决,眉头时而紧皱窦光鼐,时而舒展,迟迟不敢推门而入。
手心中的汗珠已经沾湿了门上的把手,分寸也早已大乱,无法控制的紧张情绪,直到最后下定决心迈步上前,推开了Lauren的房间门。
门一开,扑面而来的是薰衣草迷人的香味陈迪生,烛芯上面的火没有很旺,蜡烛上的蜡也只是融化了一小部分,但房间却充斥着浓郁的味道,精油渐渐蒸发着,独特的香味也让Abby沉醉其中。
浴室不断传来潺缓的流水声,依靠幽暗的灯光依稀看到浴室内朦胧的身影。
浴室墙上的镜子早已被雾气缠绕,显得有些虚浮,水不停地洒落在Lauren白皙无暇的身体上,顺着盘在脖子的金色头发滑到锁骨,再流向胸部,顺着纤细的腰漂流到大腿内侧。
温水缓缓地流过好似一条小虫在心里蠕动让身体发麻,此时此刻脑海也瞬间闪过一个短暂的画面,如此真实。
许久过后Lauren竟然感到一点闷热赵泽文,皮肤也渐渐发烫,近年来Lauren第一次发现自己身体发热的现象。
擦干头发,Lauren像往常一样裹上浴巾。“咯吱”的声音在Abby耳边响起,门开的那一霎那,Abby手脚僵硬地定在原地,一股电流瞬间瞄准击中Abby,流向身上每一个跳动的细胞,并迅速结合在一起,让Abby动弹不得。
刚沐浴完的Lauren肌肤细润如脂,粉光若腻赵丙贤,浴巾的长度仍阻挡不住她修长笔直的大长腿,手臂的肌肉线条也堪称完美。裸露的锁骨以及胸部旁边的肌肤在水珠还未干的情况下变得晶莹剔透。
平时几乎没露过恨不得全身包裹住的Lauren如今身上只有一块遮挡物。
Abby的神情慌忙,手掌不由自主地颤动,不断发出烟雾,火苗开始从手心乱窜而出,不停地跃动着,最后迸发出赤红的火花。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力的时候Abby也是这种情况。
此时,Lauren微凉的手指与Abby燥热的手相碰撞才得以平息下来。
“要烧掉我的房间?”
“Sorry,Lauren….I…”
“别自责…”
“我….我帮你拿件外套。”Abby发现自己已经语无伦次,紧张情绪还没有完全挥散。
Abby在衣柜中挑了一件卡其色风衣,以为遮挡住Lauren裸露的肌肤就可以变得若无其事,结果手一不小心停留在Lauren的肩上,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除了意料之中的心慌意乱,还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甘心情愿简谱。Lauren的身体不再像以前那样冰冷?不可能,Abby以为自己心神不定或是自己身体的温度还没稳定下来,就没再多想了。
“等我一下,我先进去穿件衣服。”
“我好像该走了…”Abby支支吾吾的样子也让Lauren更加确信她有话要说。
“难道你在这里等我就为了跟我说一句good night.” Lauren不擅长露出笑容,本来可以附带一些表情动作的话语却被她一本正经、冷酷地表达出来。
连空气都安静下来,Lauren压制性的话语很快让Abby哑口无言,实际上,Abby不想离去黄莺花。
Abby,Lauren最信任的人,也是Light的一员。有着淡绿色的眼眸,如晶莹剔透的宝石,让人深陷其中。高挺的鼻梁,嘴唇似樱桃那样红嫩动人。有着小麦肤色的精致脸型,蓬松细腻的金色头发,扎起的马尾也显得精明干练。
窗外的雨噼里啪啦从天上倾泻而下,狂妄地拍打着地面,汇聚成模糊的一片削弱了月亮发出的光亮。
冷雨夜里,凉风从窗外趁虚而,滑过皮肤的微凉不禁让Abby利用自己的能力控制了房间的温度,尽管自己的体内已经是热火朝天了。
Abby的额头早已出汗,手上的袖子也高高挽起。
“Enough…stop…Abby,已经够暖了。”Abby这才收起了自己的能力。
“Dyson今天来了。”
“说什么了….”
“他..说….让….”Abey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样子Lauren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Dyson的脾气也是整个Light都众所周知,一生气隐藏在他身体的狼性就会显现出来,这时他的体积也相当于人的几倍,力大无穷,一个爪子就足以把人伤成重伤。
昏暗中散发荧光的眼睛也可以洞悉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目光尖锐,天生有敏锐洞察力。所有人都知道他和Lauren不和,Dyson引起的争执也不计其数,Lauren身上的伤也大多数是被Dyson所为。
“没事,你说…”
“他说要让你付出代价。”
“这是我欠他的。”
“就算你欠他也已经还清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你,不停地逼近,你却不停地退让,你完全有能力胜过他,为什么还要….”
“这样能让我的心里好过一点….”
“你能为她做任何事,你的喜怒哀乐只有在她面前才不会保留,你的伤口也只有她才能抚平对吗…为什么你把冷漠留给了我,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你笑过戴欣明,我却什么也帮不上忙…”
Abey一口气说完了自己隐藏在心里多年的话,话一出口便无法收回,或许Lauren会当作耳旁风就此过去,或许她将永远不能原谅Abby。
(下)
三年前:
“报告,没发现任何人”
熊熊火焰不断地蔓延,企图把整幢大楼化为灰烬。滚滚浓烟不停地冒出,大楼的外围已经被熏黑, 据现场围观人的说法是这幢废弃多年的大楼里面遗留了大量的易燃物,所以火势才会蔓延得这么快。
“幸好这是一幢废弃大楼,徐明朝整幢大楼破损严重,根本不牢固…”
突然,“轰隆”的一声巨响从大楼里面传来,触不及防地震撼着人们的心灵,这也就意味着面前这幢楼面临随时倒塌的危险,火势太大并没有逐渐减小,水枪的攻击也只是起到一点作用。
“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去请求支援…”
“不要拦我,我要进去…..”
“火势太大,你不能进去。”红色界线外一个妇女被拦住。
“我女儿在里面…她在里面”
“我们在里面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她跟我说要找她父亲的遗物,你们让我进去….”
“请你说出是哪一层,我们会派人进去,请你在这里耐心等待….”
妇女撕心裂肺地痛哭南京金陵神学院,她坚信自己女儿在大楼里,她的眼神始终没离开。她哽咽得不能自己,最后慢慢调整自己的情绪,在场人员在啜泣的声音中依稀听到了“Eigh..teen”。
从在场人员旁边闪过的一个黑色人影顺利的避开红色线外并逐渐靠近大楼。从背后只能看到她的金色长发和黑色风衣。
“Hey,madam,太危险了你不能进去…”
Lauren并没有顾及身后人说的话。为了拦住她也为了上去救人,在场的一个人员也紧跟在她后边。谁料到突然倒下的两根柱子正好阻挡了人员的前进,恰巧把两个人隔绝开来。
Lauren争取到了一定的救人时间,火势太大不能让其他人冒这个险。楼梯还算完好,Lauren用最快的时间赶到第十八层,虽然刚才挪动柱子耗费了太多精力,但路上遇到一些小碰撞还是有能力可以化解。
十八层显然比其他楼层的破坏度要明显,到处一片狼藉,地面破损严重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走廊的东西也被火毁灭得所剩无几。
“Anybody here?”
“没有人回应..”Lauren只好顺着房间顺序查看.
门一踢开,一团火焰好似一只魔爪朝Lauren的方向伸来,迅猛无比,Lauren用念力控制着火势的方向才顺利深入到房间里。
角落里蜷缩着一位同样有着金发的女孩,她身体前倾,双手抱住膝盖,手脚也一直哆嗦罗诗语,眼里含着泪水不停地划过脸颊,她眼中饱含的无助感一览无余。
很奇怪的是她的身旁并没有火,而房间的周围却早已是火红的一片,难道这场大火是她造成的?
“Hey,跟我走吧,这里很危险…”Lauren慢慢伸出手想要获取她的信任。
她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Lauren身上,但仍犹豫不决,不敢伸去自己的双手,Lauren也注意到她手上像抹了痰一样黝黑。
“没事的。”Lauren的手渐渐离她越来越近,直到触碰到她手上的皮肤才停下,她的手是那样炽热仙壶农庄,而看她的样子却感受不到她有过丝毫的疼痛感。
“我不想伤害你…”
“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我们需要离开这里,你妈妈正在下面…”
她的手再次接触到Lauren,出乎意料的是温度降低了,不是刚才那种滚烫的热,而是感到暖暖的一种热量传递进Lauren手中。
“你叫什么…”
“Abby,我不会控制它。”Abby用手指向火焰。
“我想你会学会的…”
很明显整幢大楼着火是因Abey而起的,但她目前的能力还不足以做到控制大楼的火势,而她的能力也极为罕见。
“Go..”。
语音刚落,两人所在的地方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痕,两个人也直陷下去。
掉落的过程中Lauren要移开随着一起掉落的石头不砸在两个人身上,一边要控制加大空气阻力减缓两个人下降的速度,也尽可能地护着身边的人,体力也几乎耗尽,费尽全力直到两个人掉落在地面上。
Lauren忍受着来自后背的剧烈重击,麻痹感也慢慢遍布全身,瞬间动弹不得。
Abey缓缓睁开眼睛,而自己则是躺在Lauren上面,完好无损。
Lauren慢慢恢复知觉,后背也经受着万般疼痛。
而Lauren出口的第一句话却是“Abby,are you ok?”
Abey慢慢移开身体非常进化,整个人也显得手无足措,瘫坐在地上,头脑也无法作出正确思考迷罗博客。
“没事了..”
Lauren缓慢移动着身体,硬挤出的笑容虽然很僵硬,这一刻却被永远地烙印在Abey心上无法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