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地图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会有200次离婚的念头和50次掐死对方的想法!-时尚女神心

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会有200次离婚的念头和50次掐死对方的想法!-时尚女神心

早些年有部徐峥主演的电影《爱情呼叫转移》,隔得比较久远了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徐峥在和原配分手时的剧情。
因为看不惯发妻在家总是穿着一件紫色毛衣;不能忍受刷牙的杯子只能放在搁架的第二层,连个印儿都不能差;更离谱的是,一个挤牙膏喜欢从下往上挤,一个喜欢从中间挤,就这两个不同的习惯都能引发大吵天降神童,最后离婚。
当时看的时候,只觉得这样的描写有些荒诞,直到真正有了婚姻,才发现那些剧情根本不是荒诞,而是赤裸裸的现实!
其实,天底下的夫妻,全都一个样,恋爱时卿卿我我,结婚后真实呈现。最后的结局,要么是两个针尖对麦芒,要么就是互相适应对方。
现代婚姻,一地鸡毛,上民政局“申请”那个紫红色的小本简直比散步还轻松。让人不禁要问,现代的婚姻这是怎么了?
有一对小夫妻,两人结婚已经快三年了,双方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下班后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生活平静得如一滩湖水。但平静的湖水下面确埋藏了不平静的种子,结婚三年,她的失眠症越来越严重,每次睡到半夜正酣时,就被丈夫呼噜声吵醒!
这天晚上,妻子彻底崩溃了,她临睡前收到公司领导的短信,要求第二天一大早必须到公司开紧急早会,如若迟到后果十分严重。
为了第二天不迟到,早睡是必然的选择,然而到了深夜,正是进入深度睡眠状态的时候,丈夫的一阵“轰天雷”,彻底把妻子炸崩溃了,她忍无可忍,一脚踢醒丈夫,要求离婚。
因为打呼噜就被离婚,你说这位丈夫无不无辜,讲道理真的很无辜。
两年后,那位妻子再婚,开始两人恩恩爱爱,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现任丈夫不到半年就提出要离婚,原因也很简单:
“我睡眠质量本来就很差,再加上你天天晚上的呼噜声,实在让我无法入睡,你这茬要是解决不了,我们就趁早离了吧!”
诸位看到这里是不是一脸问号?原来,妻子打呼噜比前夫更严重,只是前夫早就适应了,每次都是等妻子打完才入睡,一天两天的还行,时间一长自己的睡眠质量也变差了,因此每到深夜就容易打呼噜,不明事理的妻子倒打一耙,殊不知问题其实出在自己身上。“
使人感到疲惫的不是远方的高山,往往是鞋里的一粒沙子。
——伏尔泰”
打呼噜是一日常中再细节不过的事,就像鞋里的那粒沙子,消磨你的耐心,挑战你的极限,久而久之,所有积蓄的情绪难免要在一个时间点爆发出来。
其实,好的婚姻就像两只刺猬过日子,挨得太近一定是两败俱伤,离得太远会日渐疏远,只有互相磨平彼此的刺,才能以舒适的姿态结合在一起,南北朝地图细水长流的感情,都始于结合、也因为磨合而得以延续。

笔者有个女性朋友,农民出身,家里几代人都是村干部,从小备受宠爱,但有个毛病就是说话刀子嘴豆腐心,说白了就是情商不高。
那时她一时冲动不听父母劝告嫁给了一个从小家教严厉,但做事沉稳低调的城里人,家里人都说这两人性子一看就太不适合了。果不其然,刚结婚没多久淴淴水,家里天天是硝烟弥漫,就连身边的朋友也看不下去了,都劝他们离婚蜀山新剑侠,反正还年轻。
我也曾经心怀担忧地问我妈这个过来人:“他们这样会不会离婚呀?”
妈只是大笑着说:“哪对夫妻不吵架,我跟你爸年轻时还动过手呢,别操心了,你看不出来吗?他们俩感情底子不错,只是生活习惯还没磨合过来,这样的吵闹太正常了。”
时间一晃,已是结婚第六年,和平常一样,两人又吵了一架,因为一件花哨点的裙子。
朋友老公说:“女人不要穿得那么花哨,都结了婚的人有必要搞得那么惹眼吗?”
“我爱怎么穿就怎么穿,别人管不着。”
一言不合,两人在街上的吵嚷引起了路人的围观福路美穗子,她老公生气得转身就走,可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思忖片刻就回头掏出了钱包,回店里给她买了那件衣服。
后来万芳舟,朋友丈夫家的经济出了点情况,欠了一大笔钱,但平时两人的相处情况谁都不好开口,令人暖心的是,朋友不顾一切,愣是把娘家边的亲人求了个遍,才凑了一笔钱助丈夫度过了这一艰难时刻。
俗话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王老豹,世上不缺彼此甜蜜永恒的情侣,更不缺张口闭口都是火药味的夫妻。相反,比甜言蜜语和吵架更可怕的是彼此间的沉默、甚至是冷漠,不在乎彼此,无疑才是婚姻中真正的危机。
美国婚姻专家温格·朱利出版过一本书,叫《幸福婚姻法则》,扉页上印了这么一句话:
“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会有200次离婚的念头和50次掐死对方的想法。”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温格太太结婚78年,是世界婚姻最久保持者。而她的这句话,细细品来通灵剃刀,字字箴言。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是苏格拉底的得意门生,一天,他问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
苏格拉底说:“请你穿越这片麦田,去找一株最大最金黄的麦穗回来,但是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你只能摘一次。”
于是柏拉图去做了,许久之后,他却空著双手回来。
“你怎么空手回来呀?”
柏拉图说道:“当我走在田间的时候,曾看到过几株特别大特别灿烂的麦穗,可是,我总想著前面也许会有更大更好的,于是就没有摘;当我继续走的时候,看到的麦穗,总觉得还不如先前看到的好银龙的黎明,所以我最后什么都没有摘到……”
苏格拉底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爱情杨树人家。”
第二天,柏拉图问苏格拉底:“什么是婚姻?”
苏格拉底说:“请你穿越这片树林,去砍一棵最粗最结实的树回来好放在屋子里做装饰,但是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你只能砍一次。黄婉佩
于是柏拉图去做了。许久之后,他带了一棵并不算最高大粗壮却也不算赖的树回来了。
苏格拉底问他:“怎么只砍了这样一棵树回来?”
柏拉图说道:“当我穿越树林的时候,看到过几棵非常好的树,这次,我吸取了上次摘麦穗的教训,看到这棵树还不错,就选它了,我怕我不选它,就又会错过了砍树的机会而空手而归,尽管它并不是我碰见的最棒的一棵。”
这时,苏格拉底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婚姻。”
又一天,柏拉图问苏格拉底:“什么是幸福?”
苏格拉底说:“请你穿越这片田野,去摘一朵最美丽的花暴走分卫,但是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你只能摘一次乔洋图片。”
於是柏拉图去做了。许久之后,他捧著一朵美丽的花回来了。
苏格拉底问他:“你确定这就是最美丽的花了?”
柏拉图说道:“当我穿越田野的时候,我看到了这朵美丽的花,我就摘下了它,并认定了它是最美丽的,而且我坚信不疑,世上再也不会有别的花比我这朵漂亮,这个信念将永不动摇。”
这时,苏格拉底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幸福杨露璐。”
婚姻就好比穿越麦田、树林和野地,总侥幸地抱着多走几步或许能遇见更好的心态,到头来只有两手空空,抱憾终生。但凡婚姻一生幸福的人,也许会有许多错过,或者又有许多不曾期遇的美好,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忠贞不变,珍惜当下的眼前人,执手便是一生。
一百段幸福的婚姻里,其中有九十九段的幸福都是一样的:
夫妻两在生活上的调剂手段,除了偶然制造的惊喜浪漫、贫嘴斗气的小吵小闹,双方之间随着时间推移早已共同习惯彼此,这样的存在也许有些熟视无睹的疏远感,但它在麻木冗长的婚姻里,却是那么的舒适、真实。
幸福的婚姻就像房价下跌一样,你有不相信的理由,同样也有不放弃的借口,即使大环境下不容乐观,但久而久之,你会发现这一切都不过如此,童话很美好,但平平淡淡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