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钓具第一百七十六篇:十年踪迹十年心-裤子的茶器日志

第一百七十六篇:十年踪迹十年心-裤子的茶器日志南北钓具薛方全



买了块小盘
在已经过去的这个周末
还是从霜尘的朋友圈中
看到的这块盘子
算看到了一半吧
其实
因为
发在霜尘朋友圈中的作品
仅仅是一个背影


落款
似乎与过往的器物不同
并非一贯的画室名款
其实
我一向并不在意这个
只是这次
被这块看不到正面的盘子
勾起了好奇
当真
是有些好奇的
好奇中
又有着些许期待
霜尘简单的几句文字
透露了些不简单的讯息
而我
的确是很想知道
这件年末压轴作品的真容
能不能得到
其实并不要紧
后来
又隔了些日子
才见霜尘将这件作品的真容
发在了自己的朋友圈

而在图片之上
霜尘随图所发的
只有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

再后来的事情
简单了许多
我喜欢这块盘子
我把订金甩给了经销商
我买下了这块
小小的盘子

其实
我现在特别讨厌
分享自己买到手的器物
尤其是在自媒体蓬勃发展的当下
如果说
商家们花钱请人撰写的文章
尚且让我能够做到善意的理解
那么
诸多打着茶器玩家的旗号
以分享爱好为名
堂而皇之的为窑口站街造势的公号
背后那些肮脏的利益交换
着实是让我感到恶心
我能力有限
我的文笔
可能
也没有你们所认为的那样好
面对一朵美丽的花儿
我可能
无法将它的美丽表达清楚
但至少
我能本着良知
用自己并不出色文笔
笨拙的记录下来:
这里
有一朵好看的花儿
可是后来
我却逐渐发现
更多所谓的“玩家”撰写瓷器公号
像我这点儿拙劣的本事
已经不够用了
他们能眼睁睁的
将一坨街边的牛粪
眼不眨
心不跳的
——描述成一朵艳压群芳的花儿
甚至
都等不到
这朵鲜花背后弥漫着的铜臭味儿
彻底散发干净
所以
现在更多的时候
我宁可在文章里聊些闲事儿
也不愿
再去讲述一件器物
以前
我会谈谈自己购买器物的初衷
我会讲讲自己赏玩作品的心得
我会聊聊自己收藏茶器的感受
现在
我不愿意谈了
言之凿凿
绘声绘色讲述器物的“爱好者”们
实在是太多了
至于我
和我心爱的器物
就不必再谈什么了罢
让那些与窑主
和茶器商们抱成一团的“茶器玩家”们
分享他们的“购买心得”罢
我的初衷西秦人才网,我的感受
与任何一个人
都没有关系
你不需要知道
我为什么喜欢一件作品
我也不需要讲给你听
我的每一件器物
都遵从着自己内心的声音
我的每一个文字
都对得起自己黑色的眼睛


所以
在上一篇文字的末尾
有关器物的照片中
我甚至
将所有带着窑口名称的图片剪除了
即使有无数人
在后台留言询问出处
我也沉默着
连一个字
都不想回复


回复些什么呢杨炳莲?
告诉他们作品的出处
让代理作品的茶器商们大赚一笔叶常棣?
然后
再被其他得不到利益的品牌所嫉恨
然后
被侮辱蜀山飞仙,被攻击海菜粉,被构陷神棍档案?霍小红
这个时候
恐怕是没有一个人会站出来的
哪怕为我说一句话
也好啊
但不会有的
我想
能让我下定决心
真金白银去购买的
大多是一些限量的东西
得之不易
所以
玩家们到手之后
大多自顾赏玩
谁还会记得曾经的那篇文章
更有谁会关心作者所遭遇的一切王振轻?
好在
我是个内心强大的人
至于商家们
我原也没指望什么
我曾经一度还天真的以为
那些品牌的茶器商们
会在我被人指责
与茶器商们串通的时候
出来帮我说两句话
后来发现
还是我太善良了
茶器商们赚得了银子
谁还会在意
一个自媒体作者的名誉宠妃月非娆?
本来
人家也没那个义务

那时候
我的心还是热的
后来
从心灰洛奇小册子,到心冷
现在我的心
是硬的
我不再回复任何人的留言
我不再解答任何人的疑问
现在
我轻松多了
不是么依莎贝尔?

今年的七月十九日
是这个公号创办整整两周年
这就是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
这个公号作者
混在茶器圈儿里的日常
就问你得不得劲立免网?
刺不刺激异世法师传奇?
所以
当我在霜尘的朋友圈里
第一次看到这个盘子的背影
看到盘子底下
流畅飘逸字迹所写出的那句话
我的心
在那一瞬
仿佛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背灯和月就花阴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这是纳兰词中的一句
我不知道
霜尘为什么做了这块盘子
我也不知道
他写下这句话的时候
究竟是怎样的心境
我更不知道
过去的这些年
究竟是怎样的生活过往
让其年华未老
就已斑白了两鬓
他的十年
与我而言并不重要
但这块寄托款的盘子
却触动了我自己
内心中最柔软的一片地方

所以
我可能也要落入俗套了
俗套就是
我还是想说
我很喜欢这块小盘子
小孤堂的东西
画工一如既往的细致
所以
到手之后
我也拍了几张细节图
这件东西
注定不可能为更多的人所得
我并不想这样一件
由作者千辛万苦所制出的绝美器物
到头来
却因为存世量的缘故
而无法被世人所见
这不是我创立这个公号的初衷
所以
我拍下了这几张细节


我不介意他们再来攻击我
我早已经不在乎这个
正如我曾经
评价自己的那样
我的确
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
但是
我不脏
如果不是霜尘
在文字中提到的年末压轴作品
我可能不会想起
霜尘和他的小孤堂
已经独立走过整整一年了
是啊
时间过得太快了
自从去年
为了披露小孤堂真实的境遇
我独自前往景德镇
拍下了那组图片
写下了那篇连载
后来的一年
我再也没有踏入过小孤堂
也再也没有与这间陋室的主人
有过任何交集
就仿佛
人生道路上平行的两条线
似乎从来
也没有过交集
过去的一年里
也曾有过熟识的朋友
去拜访过小孤堂和它的主人
现在
霜尘也应该脱离了当初的窘境
应该会改善一番生活罢
我以为
去过的人
回来告诉我
霜尘比照片看起来
气色好了许多
但鬓边的发色
更加花白了
而小孤堂的画室
还和一年前照片中的一样
依然
还是那间简陋
却能为画者遮风挡雨的小舍
陋室寄情
大约
这就是霜尘在最后
落了此寄托款的用意罢
十年踪迹
十年心


延伸阅读
【长篇连载】丑陋的艺林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