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家装公司涂岭有寨,其名东坑,不知其貌,择一日寻之-微泉港

涂岭有寨,其名东坑,不知其貌崔文子,择一日寻之-微泉港

东坑寨
如果您查阅涂岭镇内山乡的史实北方有家人,经常会看到东坑、寨后、陈田这三个地名,这三地是涂岭内山发展史上重要的战略区域,三地的联系点是一座山寨南宁家装公司,名曰东坑寨。东坑寨处于三地的中心,是三地村民防卫倭寇土匪、保卫家园的壁垒。是日,天气晴朗,我们约上樟脚村肖老师一同寻找古寨遗址。
东坑是樟脚的前名,村里60岁以上老人至今仍称“樟脚”为“东坑”。陈田因陈田水库建坝抗捞已搬迁。寨后村的名字据说来源是“寨子后面的村子”,但寨后与樟脚交界有东坑寨和陈国山寨,“寨后”名字来源是哪个寨就不得而知了。

古寨之路
在肖老师的指引下万中良,我们穿过村子,经过一片荒废的农田,踏上了杂草丛生的寻古寨之路。






古寨之路虽杂草丛生,行走却并不艰辛。刚开始一小段路两侧主要是一年生的芒萁草,在这萧瑟的冬季,一小撮一小撮的芒萁草却焕发绿意。
越往林子深处走,脚上的台阶越来越明显,路的轮廓越来越清晰,让人不得不相信这里曾经的热闹和兴盛。


路两侧的景观不断发生变化。小上坡后经过一段密林,多林生的木本植物密密匝匝,有点感觉在深山老林中,若不是有肖老师指引,我们定不敢再往前走。


一路上,肖老师都在跟我们介绍樟脚的历史人文,以及有关东坑寨的故事星际虫君。肖老师介绍说,他小时候要走这条路到朝阳中学读书。以前山上光溜溜的,草木都被村民砍了烧柴火,路两侧都是农田。

除了眼前的景观多变,脚上的落叶也变得多样起来。枯黄的落叶足足有10厘米,踩上去沙沙响,好像是为肖老师讲故事伴奏一样。走过了枯黄的落叶,迎来了一片片火红火红的落叶。这红落叶并不多,但在枯黄的地面上就特别惹人注意。


一路上说说笑笑,走走停停,在这寒冷的冬季里略微出汗。走过林子后,还要爬三百多个石阶梯才能到达寨子,阶梯两侧经过修整,路况较好。
阶梯边小山坡上有个窟窿,肖老师说这是山猪爬过的留下的痕迹,山坡下的农田现在没耕作了,就是因为山猪夜间会偷吃地里的粮食范家璐。


约摸爬了300多个阶梯,就到达东坑寨位置。从前方看去,东坑寨由两堆长条行的石头纵横而成,整个寨子呈俯瞰姿势,寨子两边林子非常茂盛。

左边的石堆保持相对完整,石堆的另一侧是一个囤,跟电视剧里打游击战一模一样。


右侧的石堆表面石头有些脱落,整体还相对完整,植物根系和石头交错融合,看起来墙体非常牢固。



东坑寨在关于涂岭镇的文史类书籍中多次提到,1984年3月10日编印的《惠安文史资料》第二辑就专门介绍了东坑寨,全文如下。肖老师的故事多为口口相传,既结合史实又生动有趣,有待进一步挖掘整理。
东坑寨的今昔
惠邑西北40里,有寨名叫东坑,位居东坑、寨后、陈田三乡中心。此地西通晋江,北连仙游,山径盘纡,形势险要。明正统间(1423-1449年),沙汀事起(编者按:此指1448年邓茂七在沙县领导的农民起义),此寨与虎窟、白水二寨同时建筑,称惠安陆防三寨。后代借此寨以防卫,其效果甚大。
清道光十七年(1837年),晋江散匪啸聚旗山掳劫,惠安胡知县率兵清剿,东坑、寨后、陈田三乡民兵,据此寨帮助,匪患悉平。上峰奖赏三乡银牌三面,并立碑一个,碑文刻“奉宪联甲,保卫地方,出入相友,守望相助”,以作纪念。国民时期,军阀割据杨正大,土匪抢劫,三乡群众特此宅以防卫,始则抵抗军阀亢团驻仙部队,击伤连长一名,击毙军人3名,继则击毙著匪林建邦,兰雨霖没其全军。以后著匪王朝英、汪汉民等均未敢轻易越境侵犯,惠北一带,稍得平静陈柏瑜,亦与三乡据险以抗有关。民国15年(1926年),万恶军阀走狗林阐文抢我前妻休想,妄报三乡屯积枪械,据险作恶,致三乡遭军阀驻仙周荫轩部队“缴办”惨祸,从农历五月二十九日至八月二十日,历时80余日,房屋被烧200余间,农民被杀26人。差幸三乡居民勇敢,素以樵耕为业,不数年间,疮痍即复韩宜邦。抗日期间,山腰食盐搬屯东坑,国民党县政府拟迁陈田,皆因此地有险可守。杜印陶先生咏《东坑寨》诗,有“此地筑为寨,坚若细柳营。山鬼声自灭,壑蛇迹不行泽布拉。”之句。
综上所述,可知此寨自古以来均为惠安陆防要地。解放后,土匪消灭,海晏河清,我人民政府将此寨开辟为林场,前途发展,诚未可限量也。
(原文刊于1984年3月10日编印的《惠安文史资料》第二辑,作者:蔡景崧)
图文/王慧芬
来源:大美涂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