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联盟新城第一次融合 杨家将故事-杨氏文化传承

第一次融合 杨家将故事-杨氏文化传承
请点上面蓝色字“杨氏文化传承”加入杨氏大家庭
杨氏文化传承
无论您在哪,只要您姓 “杨” 先点击关注 !上面蓝色 “杨氏文化传承” 杨姓!中华十大姓氏之一,源自姬姓及少数民族改姓等。杨氏文化传承每天持续更新资讯,团结世界杨氏宗亲,让我们携手同行,弘扬传承杨氏文化!传播杨氏正能量!
第一次融合
北宋中期,杨业曾孙杨文广,即杨充广,曾任广州刺史,宋景佑初年,(1035年)奉诏巡查广西,途径播州时,与当时播州州主杨昭第一次相会,当时播州杨氏内乱,杨昭势力薄,以重礼相待,通叙家谱时,方知同为太原杨氏之后。
而且杨文广和场昭都是杨业四世孙,当时杨昭无子,他正为继嗣一事犯愁,杨充广甚为怜焖,便将其长子杨贵迁过继给杨昭,后来杨贵迁承嗣杨昭食人旅馆,做了播州州主,因此播州杨氏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称自己为杨家将之后,杨贵迁官至武功大夫、德州刺史。至此守播州者实为杨端次门一支,亦即杨业的嫡传后代
第二次融合
南宋后期,杨业十三世孙播州王杨文儿子杨邦两岁时夭折,无嗣。远在浙江仁和教官任上的杨上瑞,是杨文的同族兄弟海南驾培网,于是杨上瑞将自己的次子杨宪过继给杨文做儿子,世袭祖上之职。杨宪到播州后,改名杨邦宪,统制属地25年。
杨上瑞的曾孙杨顺,就是瀛西(河西务)杨家将开基之祖杨璟的祖父。事实上杨邦宪的主政播州杰娜改文小说,再次是南北两支杨氏成为一家人。也可以说是由次门接续长门的又一次融合。
杨邦宪为了铭记出生之所杨氏的承传,更是为了纪念这次家族的融合,他在先祖杨充广《杨氏祖谱》的基础上,结尾续修,重修家谱何必当初相识,再录入八至九代,止于蒙元初年。
杨邦宪一改原来家谱木简皮条的方式,用纸本手书,将全谱合二为一,从而易于书写与保存,这部祖谱后又几经接续,其原本及后世抄本仍存于世。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现在见到的只是民国三年(1914年)杨紫垣重抄的版本,内容略有增添。
第三次融合
明正德年间,任播州宣慰使(从三品)的是杨端第二十八世孙杨斌。(此为《杨氏祖谱》所载,《明史》载其为杨端下第二十六世孙)。杨斌,字全之,弘治十四年(1501年)参加平定普安米鲁叛乱有功,正德二年(1507年)升四川按察使,仍理播州宣慰事。
正德三年因故被革去了按察使的职务正德十三年(1518年)杨斌“欲借修仙以隐名”,随道人白云霞潜心修炼道术。播州杨氏为争夺播州宣慰使之位无赖天尊,大动干戈,相互攻讦(jie),并发生了混战,致使播州宣慰之职长期悬而不决。而瀛西杨氏与播州杨氏同祖同宗,皆为唐末杨端后裔,杨相为杨端二十四世孙。
杨相辈分高,又是瀛西杨氏的族长,且身袭瀛西九千户,因此朝廷决定由杨相前往播州调停。正德十五年(1520年),杨相以播州宣慰传旨官的身份到达播州。经斡旋,播州战事停息。杨相,杨业二十一世孙,字弼公,杨智长子,后过继给父杨经,袭瀛西九千户。
嘉靖元年(1522年),在朝廷的大力支持下,杨相正式任播州宣慰使。杨相自到播州以后,深感播州地势险要,山川深阻,远于王化,以致文教之风未开。于是在袭任播州宣慰使后,上书请朝廷赐播州儒学典籍老章书签,嘉靖皇帝遂于当年钦赐播州儒学《四书集注》一部。杨相在播州生子杨烈、杨煦。按照播州杨氏家法,“立嗣以嫡”奥德加德,但杨相特别宠爱庶子杨煦希特勒完蛋了。嫡子杨烈的母亲张氏为人刚烈强悍御赐丑妻,勇猛善战,《明史》称其“悍甚”。张氏和杨烈盗取兵符,拥兵逼杨相让位。
由此,在杨氏家族内部再次因“庶出夺嫡”引发妻子与妾室子女之间的争斗。杨相被迫出走水西(今毕节地区大方县、黔西县)土司,其子杨烈袭播州宣慰使《皇明经世文编卷之四百二十四》记载:嘉靖二十三(1544年)年,“播州前宣慰杨相避祸,逃之水西,后以病死。”
《明史》等也记载杨相“客死水西”在明代《瀛西杨氏宗谱》中则记载“水西克昌,墓在瀛西奶母庄。”克昌姜大成车祸,即子孙昌大的意思,也就是说他在水西的子孙也很繁茂。瀛西杨氏对杨相之死也是讳莫如深,据曾管理过杨氏祠堂的杨氏后人讲,在杨相祖匣的牌位后面记有:“假客异乡水西,实葬瀛西奶母庄。”
相传,杨相远涉蛮夷之地,南宁联盟新城深感播州自然环境恶劣,而且民智未开,民风彪悍,再加上内外争斗不断,所以早就萌生了返回瀛西之意。嘉靖八年(1529年)前后,杨相曾回瀛西,并留有札记一篇:
“我家有家宅十处,瀛西城西、城北一处,南荡一处,袁龙庄后一处,京师两处,于外在塞。封土八百里,顺沽水直下。瀛西城,城墙为土,城楼,河道税关楼为砖石建。南北东西二里,城楼上书“瀛西古城”。北门有碑一块,上书“此城是汉杨球所建,我大明重建”城东南约八九里,有汉墓约八亩为塚,立汉碑,书“杨球墓”为我杨家土,家护。瀛西家宅为曾祖父璟所留。大祖父洪,祖父清霍天都,叔祖父季冲。我家父智,昭勇将军。大伯父经,无子超装备小子。叔父患,三子。伯父俊,子尔,琼。我父兄弟十三人。京师家宅,洪祖父、清祖父各一处。瀛西家宅,我父智所住。南荡家宅为伯父能所住,为伯爵府,袁龙庄后家宅为俊、杰所住,为侯爵府,俊伯父讳后草裙舞串词,由大伯父经所住,因门前立下马碑,称龙庄。我过继经父为子,仲儒,季学为父子。祖父清建六和塔一处,建庙一座,青砖白墙,我祖父亲题书“龙泉寺”。伯父俊、能、智讳后,畏人所知,葬于龙泉寺西侧,未留坟碑,以龙泉寺为记,叫白庙忘情水吉他谱。”
曾孙相记 嘉靖八年 龙庄家宅
此次嗣职之争,令杨相举步维艰,便决意回乡。嘉靖二十三年杨相避祸至水西后不久,便装病诈死。将一个与他身材、面貌相像的士兵尸体装入棺中,他则扮作士兵,由其亲信将领穆德和其妹穆英英率部分亲兵护送,返回瀛西。杨相出走播州后,由其子杨烈继承宣慰使职。
杨烈听说父亲客死水西后,向水西宣慰使安万全索要父尸,水西不给。于是杨烈许诺归还水烟、天旺两故地,等到父亲尸体被送回,却食言不交出所答应的土地,这样双方交恶,战争不断,交战十年之久。后人推测杨烈之所以食言卡迪琳娜,是因为水西送回的尸体,并不是其父杨相,假的可以瞒过别人,作为亲生儿子的他一眼便知。
但是此时又不便大肆张扬,只得闷声不交土地。而水西方却不知杨相的真假,一直把自己放在被骗的境地,那么连年开仗也就不足为奇了李成环。回到瀛西后,杨相以账房先生的身份隐居在大龙庄侯爵府。穆德兄妹也留在了瀛西,后落户九百户村(今属下伍旗镇)。
穆德初到瀛西时负责为杨氏烧造砖瓦,后便以此为业,现今仍遗有穆德为修建杨府所烧造的蓝砖。砖长40厘米,宽16厘米,厚12厘米,其侧面有“万历五年木(即‘穆’)德制”等字样。狗蛋的博客穆英英后来嫁给了杨家的一个名叫杨宝的家丁。相传穆英英膂力过人,武艺出众,一般男家丁均不是她的对手,此人也因此成了评书《杨家将》中烧火丫头杨排风的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