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大菁林园第八一、八二篇 【百日唱圣咏】11月30日-燃烧的火焰

第八一、八二篇 【百日唱圣咏】11月30日-燃烧的火焰
百日唱圣咏

圣咏八一篇调式

圣咏八二篇调式
81
第八十一篇(80) 庆节的歌咏
引言
这是一篇为数不多的礼仪圣咏之一。任何人只要稍加留意颂赞这篇圣咏,就可清楚的看出来,它是很显明的形成为两部份:(一)号召百姓欢庆节日(1-6节)。(二)斥责之言(7-17节)。正因如此,有些学者乃倡导本圣咏原是由两首独立的诗篇而合并的。可是这意见并不为大多数学者所接受,因为它的统一性是显而易见的。两个不同部份的由来,只是基于礼仪的需要和节日的内容变换而已,关于此点以后还要提及。这篇圣咏的主题应是天主十诫中的第一诫(见10、11节)。
另有人认为:由于本诗篇经年累月流传下来,其中文句和节的顺序,受到各种因素的损害而有所改观,于是试图将此诗篇节的顺序加以调整如:6b-11b-9-11a-8-7-10-12等。我们认为是不必要的,因为7-17节乃具有先知书性质的斥责部份,是应自成一体的陈至恺。因此不宜随便改变它流传已久的形式。
毫无疑问,本篇是大节日礼仪上所唱的圣咏,但其历史背景为何?以及应用于何节日?学者们的解答,是大同小异的。大家承认:既然在第4节有“月朔”和“月圆”的时令词,那应该是用这篇圣咏的节日,必定与月亮的形态有关,与此有关的大节日乃是长达十四天的庆祝盛典。质言之,这个节日自月朔始,至月圆才告结束。我们要知道,以民所用的日历与我国阴历是很相似的。就么合乎上述情形,只有肋二三24所说的新年。按该节记载:以民应当在七月月朔开始庆祝,至第十日接着又过赎罪节,直到月圆那一天,才是新年结束。继十五日又开始另外一个盛大欢乐节日,即帐棚节。所以与这篇圣咏有关的节日,只有新年了。同时,在十五日结束时,又有盛大的聚会(肋二三33、户二九12)。
由以上所述:我们可以进一步解释:何以在同篇圣咏中什邡城市在线,形成两个迥然不同的部份。因为在这个节期中的前十天,是欢乐大庆的日子,所以前半段是鼓舞百姓欢乐的语气。第十日开始是祈祷、痛悔和补赎的节日——(赎罪节)。所以后半段的内容是严肃、沉重、悲痛和警告的语气,完全是先知们的笔调奈何跳错墙。加上在第十五日的帐棚节,要公读出谷记,所以在本诗篇中提及了脱离埃及的事迹(6、8、11节)。
本圣咏问世的时期,已无穷考据。但学者们强调:它是一篇相当古老的作品,很可能在充军之前业已完成了。关于作者,标题指明了阿撒夫,如果不是他本人,也是他后代中的诗人之一。
释义
1-6节:号召百姓欢庆节日。
1 阿撒夫的诗歌,交与乐官。调寄"加特"。
2 请众向助佑我们的天主歌舞,
向雅各伯的天主欢呼。
3 请众高唱诗歌,手击铙鼓,
和弹琴瑟,奏悦耳的乐谱。
4 在月朔之日和月圆之夜,
在我们的庆节,吹起号角,
5 因为这是以色列的规定,
是雅各伯天主的诫命,
6 当他出击埃及国时,
给若瑟立了这法规。
我听到从未听的诺言:
作者趁某大节日开始(大概就是前面所说的新年节),吁请大家齐来兴高采烈地参与盛典。并且以各种乐器(四种)伴奏诗歌赞美上主,主持伴奏者是圣殿的职员肋未人,他们的职掌是礼仪上的音乐,歌唱,演奏或伴奏(见咏六八26、编下五12、13、厄上三10)。司祭吹号角,报告庆典开始(编下五12、13、咏四七6、九八6)。作者称这个节日为“我们的庆节”,这是以民法律上规定的节日,法律是上主天主亲定的,这法律之订定,出于天主对以民的照顾和爱护。这个节日一是纪念上主天主在出谷纪时代鄂友三,与以民订立盟约而规定了的,若瑟与雅各伯二名——以色列相提并论,旨在说明一切支派都包括在内也,都与上主订立了盟约。
7-17节:斥责之言。
7 “我救他的肩脱离重担,
又使他的手放下筐篮。
8 你在患难中呼号,我救拔了你杨松简历,
从雷鸣的云彩中,我答应了你;
在默黎巴的水边,我试探了你。
9 请听,我的百姓,我要警告你!
以色列南风瑾!恨不得你能听从我:
10 在你中间不应有别的神,
千万不可崇拜外邦的神!
11 我是上主,我是你的天主,
是我由埃及国将你领出,
你张开口,我要使它满足。
12 可惜我的百姓没有我的呼声,
以色列人也没有服从我的命令。
13 因此,我就任凭他们的心灵顽硬,
让他们随自己的私意而行。
14 如果我的百姓听了我的命令,
以色列人随从我的道路而行,
15 我立刻就会压迫他们的敌人,
转过手打击难为他们的仇人。
16 仇恨上主的人必来向他们归顺,
仇人的厄运从此要永久常存。
17 但我要以麦子的精华养育选民,
以石中的蜂蜜饱享他们孙叔敖纳言。”
第二部份亦可说是上主的断语。在礼仪中大概是由司祭独唱的一段,所用的是先知的语气。作者以严肃的语气劝告以民应回心转意归向上主,惟有这样才可以获得天主的宽恕,恩赐和保护。上主忆起以前如何恩待了以民:自为奴之地的埃及解救了他们(出三7-9、六5);在埃及曾经受过百般的虐待和压迫:如肩负重担,修城起屋等(出一11-14、二11、五4、5、六6、7)。天主多次俯允了以民的哀求,运用各种奇迹帮助和救援了他们,并在默黎巴为他们将盐水变成了可口的甜水(出一四19、20、一二12、14、一三21、一九16、17等)。
作者接着以极慎重的语气警告以民要保守其宗教最基本的诫律,即十诫中第一诫:“在你中间不应有别的神!”其它任何民族的任何神明都不得敬奉。惜乎,这一条正是以民最易违犯的,翻开以民历史看,他们不知多少次信奉了邪神。这也曾是众先知们声嘶力竭所纠正的错误(见申四1、六4、耶一九20、二二2、则六3、一三2、二一3等)。这里作者所反映的时代,似乎是充军以前的先知时代,这是当时以民最大的罪恶——恭敬邪神。在受充军处罚之后,这种情形就不复存在了。由此可知,本圣咏是充军之前的作品,作者继续描述百姓不听教诲段方升,冥顽地执迷不悟地敬拜邪神。天主暂时容忍了他们,让他们盲目崇拜。极限一到,天主便以惩罚来打击这个不忠不义的百姓——以色列(耶七24、一一8、一三10、一六12、一八12、二三17)。
但不可否认的,天主对以民的仁慈常大过他的正义白青刚。再度苦口劝勉以民,要改过迁善,走上光明的道路。若然,天主一定解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并严厉打击以民的敌人。届时敌人来称臣进贡,成为以色列的藩属。从此,受迫害和欺凌将成为史迹了。(16节)。天主将赐给以民繁延昌盛的恩惠乞丐煲饭。“麦子的精华及石中的蜂蜜”,是先知们为预言未来的默西亚所惯用的寓言,藉以形容默西亚时代的以民将国泰民安,丰衣足食,过着太平盛世的生活。作者的用意与先知们的使命是相同的,旨在激发人类渴望默西亚的来临。82
第八十二篇(81) 警告民长
引言
在本篇圣咏中,作者以戏剧性的笔调,将天主描写得像一位显赫威严的至高判官,来审问他手下的代理判官。斥责他们何以未尽到判官的任务,假公济私,违反正义?且警告他们,耍多多照顾那些受社会鄙视和欺凌的人以及无依无靠的孤儿、寡妇。这种语调与先知们的言论颇相似的。先知们亦会大声疾呼地向社会负有正义职责的人士痛斥过,由于这批人非但不主持正义,潘长甬且仗权恃势,朋比营私,欺压弱小(见依一23、三15、耶五28、匝七10-12、出二三3、6、7、肋一九15、申一16、17)。这些维护社会正义的判官只是天主的代表,代表天主行使职权的,因此,亦称为“众神”。他们知法犯法,因而激怒了天主。
关于圣咏完成的时代,由于学者们对“众神”(1节)一词的见解不同,而无法定案。其中主要有二派。这两派的声势可说不分轩轾。其中一派认为第1节中的“众神”是指以色列民间的判宫。这样以来,本篇之成可能在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了,须知任何时代都有些不顾正义的判官。事实上作以上主张的人也是人言言殊。诸凡自达味至玛加伯,期间八,九个世纪中,都曾有不同学者选定了任何不同的时代。另一派却认为“众神”是指以民甫进福地即到处碰到邪神偶像;尤其在占领圣地的初期,真神与邪神的斗争是非常激烈的。如此看来,本篇圣咏可能是很古老的诗歌。主张这一说法的大有人在:(Wellhausen,Gunkel,Podechard,Kraus)。但无论如何,我们认为它是充军前之前的作品,因其内容更适合于的充军之前的社会情况。又从先知们的著作中,我们可清楚的看出来。其核心部份是更古老的,只是被后人删改或增减过。
本篇原文保存得相当完整,从它规则的音韵上亦可以看出。
作者是阿撒夫或后代中一位诗人。
本诗篇可分为两部份:(一)号召主持正义(1-4节)。(二)天主要惩罚那些违法犯纪的人(5-8节)。
释义
1-4节:号召主诗正义。
1 阿撒夫的诗歌什么时候入梅。
天主亲临众神的会议,
在众神之中主张公理:
2 “你们不照正义审理,
偏袒恶人要到何时?
3 你们应保护受苦的人和孤儿,
为贫弱与可怜的人主持正义。
4 应拯救弱小及穷苦的人,
由恶人的爪牙拯救他们。”
诗人以其活泼的幻想力,假设天主召集了一个盛大的集会。亲自主持这场大会,在他周围有代他掌权的判官——天主的代表,所以称为“众神”(见出二二7-8)。这是一次审判的集会,天主要来“主持公理”(1节见依三13)。质言之,天主要来赏善罚恶。在这里所说的“众神”,按不少学者的意见,应是指陪审判官而言,也就是指天主的天使(列上二二19)。由于第6节称那些不公不义的判官为“神”,所以学者们认为第1节中的“众神”,只是指“恶人”而言石蹦,是天主审判的对象。又从第2节看来,似乎是指那些无恶不作的判官。他们执法时,顾及情面,而忽视正义(见依三15、米六2、出一〇3、一六28、户一四11)。虽然他们是天主的代表,在世上应代表天主主持正义,反之,变成了作威作福的恶霸,所以天主要亲自来惩罚他们,为受冤曲的人们伸张正义。
5-8节:天主要惩罚那些违法犯纪的人。
5 他们原本无知无识,在暗中摸索,
却把大地的一切根基紊乱动摇。
6 我亲自说过:你们都是神,
众人都是至高者的子民。
7 但是你们必要死亡像众人一样,
必要消逝像任何一位王侯一样。
8 天主,求你起来审判下土,
因为万国都应由你占据。
这些在于间应当代表天主秉公行事的判官,如此擅权渎职,竟如瞎子,见不到光明了,导致伦理败坏,世风日下,以致大地的根基也为之震撼,而张皇失措。这是希伯来诗人所惯用的句法,将宇宙间的动向与伦理的程度混为一谈。宇宙大自然的变化,既是天主旨意的表现殷珊,也是天主义怒的象征。同样伦理程度的巨变——沉沦或腐败,是天主将惩罚人类的先兆发泄壶,换言之,引发了天主实施正义的动机。当天主伸张正义的时候,宇宙万象亦随之震撼、惊愕,如同有性灵者失去常态(见咏七五3、4、依二四章)。圣保禄曾言,因着伦理的沉沦,一切受造之物,亦都感到痛苦难受王洋爱傻笑,似乎离开了它们的常规(罗八22)。
如今天主以隆重的方式来直接的声明:世间的判官是他的代表,他们与天主有密切关系,是神,是至高天主的子民(4节)。但他们仗势凌人,逍遥法外:他们也要受上主的审判崔东俊,如一般人一样死亡,他们的命运与王侯公爵,没有两样,他们都将进入坟墓(欧七7)。
耶稣基督曾经引证过以上本圣咏的话,以证明他就是天主之子(若一〇34、35)。虽然目前在我们看来,耶稣的引证并不十分切合,因为以耶稣的人性而言,乃是狭意的天主之子,这里所谓“众人”或“判官”,是指广意的或借意的天主之子。但无论如何,耶稣的引证对当时的犹太人,已是强有力的证据,是犹太人无理来反驳的李允熙。
作者鉴于世间的判官既不可靠,又属腐败下流之徒扶桑嫂,呼求天主亲自来主持世上各民族的正义(8节)南师大菁林园,因为万国都是属于天主管辖的。由这一点看来,作者似乎在预言未来的默西亚时代且或多或少有点末世论的意味。其实二者是相关联的,因为默西亚通知万民达到真正统一,到末世才完全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