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拳妈妈成员第二期--捡拾忽略的美好(文-王馨婷) 远航听文-远航的我们一直在路上

第二期||捡拾忽略的美好(文|王馨婷) 远航听文-远航的我们一直在路上


远航听文第二期
一种味道 一份思念


12.捡拾忽略的美好
文|王馨婷


生活,是一堵长长的瓦墙,我站在这头申不害变法,童年的我站在那头,隔开现实与过往,而那被忽略直弯好基友,细碎而美好的镜头,却久久回荡在心头。
——题记
那日黄昏周赛乐,落日的余辉将祖孙俩儿的背影拉的老长老长。
年幼无知的我在前面欢快跑着不良尤物,累了郝弟,吴春怡就回头冲离自己不远的祖母喊道:“嘿沙建微!祖母!快点!这边!”
“嗳,知道喽!你慢点儿青城证道录,别摔着。”祖母总是无耐地摇了摇头,自己只得拄着拐杖在后慢慢跟随。
然而,这话语似耳旁风般早以被淘气的我所遗忘个干干净净,我咯咯笑扶着瓦墙,回头冲祖母便是个鬼脸,搞得祖母只好无耐也跟着傻笑。
“嗳!祖母!这...这有一大片...一大片...野菜!”我惊喜地望着那墙根边绿油油的野菜,兴奋得小脸发红,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俄国妖僧。现在回想,如有当时我有一根大尾巴的话,此时此刻,那我一定是在狂摇尾巴了!
“呵呵。”祖母低下头静静望着我,然后淡淡一笑王诗蒙,“那,咱们挖来做...做野菜饼咋样白子健?”说着,向右歪了歪头八极灵数,一手紧紧压着拄杖,一手慢慢伸进外衣右袋口,微微皱着眉细细摸索着雨靴踩泥,终于摸索出只大红袋子。
“好哎!”我刚听完,转眼间满脑袋中只剩下各式各样的野菜饼,整个人都在淘气鬼与贪吃鬼之间进行简单粗暴的切换,转过头便蹿向野菜。现在,我记不清当时究竟有多少棵野菜,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多得数不完。
这一老一小忙碌的身影在墙根边游荡,瓦墙映衬着暮光,落日的晚霞为她们披上金衫。这一切的一切别让情两难,真的,很美好。
春去秋来,风吹日晒,这长长的瓦墙姜沉鱼,终于也被摧毁得破烂不堪。我抬头望着这绚丽的晚霞,渐渐的与童年记忆中那片绝美的晚霞交织、重叠在一起。只是夺爱夫君,没了那满脸无耐,却总是和蔼可亲的拄杖老太太,少了那年少无知的笨小孩,还有那曾经四处飘扬的笑声。
生活,南拳妈妈成员是堵无形的瓦墙。我在这头,牵着那头年幼的手赵喜顺,慢慢地走,好让我,能再好好品味下,那些本该被捡拾的美好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