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市委书记王文涛第十章 异世妖妃-飞絮楼

第十章 异世妖妃-飞絮楼
第十章 命定之人
柳夕月回到府上就收到了珞王白日里送来的东西,说是给她进宫做绣的赏钱。
“七小姐,是一对儿步摇,十支玉钗,其中白玉钗四支,翠玉钗四支,紫玉钗一支,还有一支是血玉的。天啊,这珞王殿下也太大方了!”泉儿看着礼单惊得张大了嘴巴。
柳夕月却是没什么兴趣看,让她好生收着,登记造册就是。
一夜无话,次日柳夕月依旧是坐着珞王的马车进了宫,终于沉着性子等到了吃午膳的时候便连饭也没吃就来到了百草园。
门口的守卫见到她也没阻拦,她走入百草园就看到百草园一旁的一处高亭里坐着一个一袭白衣的仙人。
“果然守约!”柳夕月见到赵子琅如约而至,便快步跑上了高亭。
赵子琅叹了口气,将手上的书放下,眉目微抬看了一眼一脸喜悦的柳夕月,今天她穿着相府老夫人过寿时候的那身藕粉色的衣服,还是戴着一支檀木簪,依旧是那般清丽脱俗。
“在本王这里不守规矩就算了李光智,出去了可怎么办?”赵子琅摇着头一副无奈的表情。
柳夕月闻言吐了吐舌头,福身道:“见过琅王殿下。”
“嗯,起来吧。”赵子琅唇角噙着一抹笑,说道:“本王昨天想了想,觉得你的提议还不错,不过本王有一个要求。”
柳夕月闻言眼睛一亮,说道:“什么要求尽管说!”
赵子琅对她这样自信的回答有些诧异,笑了笑说道:“这么大的口气,若是本王说要拿天上的月亮呢?”
柳夕月闻言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鼓着腮说道:“月亮又不是我的伊贺忍法帖,我哪里说的算。”
见她这般可爱的模样赵子琅不禁莞尔道:“好吧,那你教我你修习的那套调息之法如何。”
柳夕月闻言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惊异的看着他,心道:“这人还真是聪明!一来可以证实自己昨天所说非虚,还能从自己这儿骗去一套调息之法,不过自己的调息之法不适合他这个人类用啊……”
见她突然坐直看着自己一脸惊异,随后又皱眉沉思,赵子琅只觉得她是舍不得,却不知道她是在自己前世的记忆里找一套适合人类修习的内功功法罢了。
“天罡诀?不好太过刚猛,他身子那么弱肯定受不了;柔丝术?不行不行,要是给他发现这套内功是女子练的,他把那地方收回去怎么办?五行诀?不好限制太多……”柳夕月想着想着突然灵光一闪,就想到了一套适合赵子琅修习的内功。
“好!”柳夕月突然拍着石桌说道,这一举动却是吓了赵子琅一跳,不由摇头笑笑,说道:“好,那便走吧。”
“去哪儿?”柳夕月闻言不解道。
赵子琅指着昨日哪怕青芳子说道:“那里。”
柳夕月会意,便随着赵子琅一同来到昨天自己调息的地方,一边走一边将自己想起来的那套药经诀的口诀教给了赵子琅。
“你要和我一样,盘膝而坐,然后把我刚才教你的口诀记好,你记着,感受身体里的血液和气息的流动,然后试着去控制它们,让他们按照口诀说的去走。”柳夕月一本正经道。
“这不是你修习的调息之术吧?”赵子琅看了看脏脏的土地,看着柳夕月丝毫不在意的坐了上去,迟疑了一下便也坐了上去随后问道。
“嗯,我那是女孩子的练的不适合你。”柳夕月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赵子琅笑了笑心道这丫头居然还会两套调息之术?可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闭上双眼开始打坐,见他不再多问,柳夕月便也连忙打坐进入了调息的状态。
约一个时辰后,柳夕月呼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好像是察觉到她从调息中出来,赵子琅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柳夕月急急问道。
“你什么时候给我解毒?”赵子琅不答反问道。
“嗯……”柳夕月想了想,以她现在的这个速度来说,恐怕也要一年半载,可看到赵子琅那眉心的青色日渐加重便说道:“皇上大寿之后。”
赵子琅点点头说道:“好。”
柳夕月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前门23号,刚想走就看到赵子琅还坐在地上没动,便开口说道:“你才刚刚开始学,不宜时间太久的。”
赵子琅微微抬起头看着柳夕月,午后的阳光透过身边的一株杜仲树的叶子洒在他那一袭白衣上泛着金光,照在那绝美的脸上让人觉得不太真实,金色的光在他那双凤眸里碎成了无数的金屑,一时间竟然让柳夕月失了神。
二人对视良久赵子琅叹了口气,抬起一只手说道。“扶本王起来。”
“啊?”柳夕月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却没有上前。“王爷,男女授受不亲,不太合适吧。”
赵子琅抬眼瞥了她一眼又说道:“扶本王起来。”
柳夕月没办法只好伸手将他扶了起来,打坐一个时辰他的腿早就麻木了,一起来就觉站立不稳一下子趴在了柳夕月身上,只觉得一股不同于任何一种花香的香味扑进了自己的鼻翼,赵子琅心中不由一荡黄贯其。
柳夕月被这样一扑险些摔倒,好不容易站稳了,便将赵子琅的一只胳膊放在了自己肩头,将他半扛半扶的扶到了高亭里坐下。
一路上赵子琅都在侧头看着柳夕月的侧颊,他从未觉得自己会对哪个女子动心,那时二哥还摇着头故作深沉的说什么时候未到,现在他倒是有些信了,原来自己也会有命定之人。他开始希望这条路再长一点,可见柳夕月愈发辛苦的表情和额头沁出的汗珠又忍不住想马上飞到哪亭子里。终是忍不住抬手用自己的袖子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却听她说道:“哎呀蛞蝓少女,看不到路了,别闹。”
赵子琅莞尔便由着她搀扶着自己坐下,随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柳夕月问道:“你的腿没事吗?”
柳夕月瞥了他一眼说道:“怎么可能!”
赵子琅莞尔,说道:“想不到打坐也是一件难事啊。”
柳夕月想要奚落他几句,却是肚子先不争气的叫唤了起来星际炼金师。
赵子琅自然也是听到了,笑着问道:“午膳没吃?”
柳夕月点点头明智屋,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说道:“着急来这儿,就没顾得上。”
赵子琅听她这样说,不由心头一阵暖流拂过,笑了笑说道:“莫白,去那些糕点和茶水来南昌市委书记王文涛。”
不知是从什么地方,一个人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柳夕月好奇的四下看了看说道:“莫白是你的护卫?”
赵子琅微微颔首,柳夕月羡慕道:“真好,我要是有一个这么厉害的护卫也不用被欺负了。”
“她们……对你不好?”赵子琅迟疑道。
柳夕月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说的是谁,见状他又说道:“你府上那些小姐们。”
柳夕月耸了耸肩无奈说道:“太过善妒,见不得别人好呗。都是小丫头的心思,谁又不比谁强多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争的。”
小丫头?赵子琅闻言不由摇头笑了笑,心道:“你好像也不大吧。”
“下次……”赵子琅沉吟了一下,继续道:“下次她们在欺负你,本王帮你出气。”
柳夕月闻言不由心头一喜,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赵子琅说道:“她们倒不用,要是其他人欺负我,你能不能帮我?”
赵子琅笑笑点点头,就又听她说:“要是这个人是你的兄弟呢?”
赵子琅闻言一愣,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去,见他这个表情,柳夕月忙改口道:“开玩笑李承道,开玩笑的!我就是想知道什么欺负我,我能找你帮忙,什么人不能而已。”
赵子琅闻言沉默良久,开口轻轻说道:“什么人都可以。”
声音很轻,柳夕月没怎么听清,啊了一声却见他不再说话,便识趣的没再问。
不多时莫白拿着一个食盒回来,四样糕点和一壶茶,然后就离开了巴拉松。
“吃吧,饿坏了下午就没办法绣了。”赵子琅轻轻的说道,可却没人看到他眼里出现的那深深的宠溺。
柳夕月也不客气,她是真的饿坏了,拿起一块粉色的糕点咬了一口,随后便露出了一个无比幸福的表情,天啊,前生今世她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这是什么?”柳夕月眼眸里闪着夺目的光芒,看的赵子琅不禁有些失神。
“桃花酥。”赵子琅笑道。
柳夕月又拿起一块白色的糕点咬了一口,又露出了之前的表情,还没等她开口问,赵子琅便开口道:“芙蓉糕。”
之后柳夕月又吃了黄色的桂花糕和紫色的紫玉糕,见她吃的狼吞虎咽,赵子琅不禁莞尔伸手到了一杯茶给她说道:“你慢点,本王又不跟你抢,这是今年的玫瑰露。”
柳夕月接过玫瑰露道了声谢便一饮而尽,之后那幸福的表情就像是一直小猫一样,赵子琅都有一种错觉,要是给她顺顺毛她会不会直接躺在地上打滚。
吃好之后,柳夕月起身福身说道:“谢啦!我得回去了。”说着就要走,赵子琅突然有一种失落感由心底缓缓升起,他凤眸瞥见那每样还剩下几块的糕点,开口拦住柳夕月说道:“等等。”
柳夕月诧异回头问道:“还有什么事?”就见赵子琅伸手从怀里取出一条帕子,伸出修长白皙的手,将那些剩下的糕点一块一块放在手帕里,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就好像是生怕自己会将它们弄坏一样。仔细包好,便将糕点递给柳夕月说道:“回去吃。”
柳夕月见状忙伸手接过来,笑道:“想不到你这么好!”
赵子琅闻言莞尔道:“这么说之前你似乎对本王有误解苍狼绝爱?”
柳夕月仔细检查着那手帕有没有包好,随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之前见你目中无人,冷冰冰看着很想踹两脚。”
话一出口柳夕月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忙像一脸似笑非笑的赵子琅看去,解释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本王没什么好的,就是记性,”赵子琅故意顿了顿继续道:“特别好。”
柳夕月闻言气结的嘟起了嘴女尸还魂,那样子很是可爱。赵子琅良久没说话,就这样的看着她,她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想着这王爷会怎么罚自己。
“你过来。”赵子琅突然开口道黑卡6小时。
“啊?干嘛?”柳夕月闻言反倒是后退了一步。
赵子琅见状不由一笑,说道:“你过来,本王还能吃了你不成?”
柳夕月看了看他一脸意味不明的笑,想了想就凑前了两步。
“再过来点。”赵子琅又道。
柳夕月又上前两步,站在了赵子琅面前。只见他修长白皙的手缓缓向着自己的头顶伸去,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却听到他说道:“别动。”
那声音轻轻软软的,让柳夕月不禁就觉得心都要化开了。
“好了。”赵子琅又说道。
柳夕月站直了身子才看到他手里捏着一片青芳子的花瓣,才明白过来他刚刚是在帮自己将这片粘在头发上的花瓣取下来。
“我……我回去了。”柳夕月只觉得脸上很烫,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划过,让她既有些兴奋,又有些难为情。说罢她转身就走,走到亭下才又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帕子明天还你!”
看着她消失在视线,赵子琅不由在唇角泛起一丝笑来,看着自己手上那片花瓣久久没有回神。
“主子。龙一仪”莫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旁边,轻声将他唤了回来。
赵子琅反手将那花瓣藏在掌心,才开口道:“怎么了天国志?”
“主子,那七小姐似乎和珞王关系密切。”莫白坦白道。
赵子琅闻言凤眸里的笑意微微一滞,掌心的那边花瓣也瞬间被碾成了泥。
二哥吗?赵子琅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良久才开口道:“他们大概什么时候离开?”
“晚膳前。”莫白回道。
赵子琅点点头,说道:“去吧。”
莫白走后赵子琅这才用手轻轻揉着自己的双腿,心道:“想不到这打坐竟会这么辛苦。”